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检察文化 > 法学文苑

遵义市党政机关“一把手”受贿案件调查分析

作者:陈朝伟来源:余庆县人民检察院更新时间:2015-3-18 16:13:50浏览次数:1910

 

一、查办党政机关“一把手”贿赂案基本情况

2011年至2013年间,遵义市检察机关先后查处了“一把手”受贿案件23人,其中正县级2人,副县级5人,正科级16人。分别是遵义市住建局局长周冬生(正县级),遵义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党组书记李兴俊(正县级),赤水市法院院长付长春(副县级),黔南州公安局特巡警支队政委吴翔(副县级),道真县原副县长周再新(副县级)、雷后良(副县级)受贿案、政府办原主任夏红受贿案、县畜牧局原局长周武德案、县住建局原局长王前勇案,余庆县农机局原局长兰均华受贿案,习水县国税局原局长惠术刚受贿案、民宗局原局长陈义受贿案、习酒镇原党委书记张修华受贿案、桑木镇原党委书记程喻受贿案,正安县庙塘镇原党委书记郑德庆(副县级待遇)受贿案、卫生局原局长韩世邦受贿案件、国土局原局长刘兴旺受贿案、交通局原局长冯再兴受贿案,湄潭县农办主任李金志受贿案、审计局原局长杨忠强受贿案、教育局原局长杨德志向受贿案、住建局原局长喻立德受贿案,凤岗县住建局原局长冉培松受贿案。

二、案件特点

(一)多发生在拥有实权的领域

权力一旦过度集中,就有可能滋生腐败。从近年来查办的案件发生领域来看,其中政府机构3人,住建系统3人,国税、卫生、国土、交通、农业、审计、教育、民宗、畜牧系统各1人,这些领域均为职务犯罪多发易发领域,这些领域权力大,资金多,执法自由裁量权较大,为行受贿犯罪提供了温床。              

(二)行受贿相互交织

在查办的行受贿案中发现,由于辖区内地域的限制和相关行受贿对象的特定性,行受贿对象之间相互交织,此行贿人与此受贿人,此行贿人与彼受贿人,彼行贿人与此受贿人,彼行贿人与彼受贿人。因此,往往由一受贿人牵出的行贿人又再牵出其他受贿人,从而将一条线变成行受贿关系网。

(三)贿赂犯罪手段多样化

从犯罪时间来看,出现了在任期内为利益请托人谋“期权”现象,即受贿人在其他单位任职,与行贿人还没有业务往来的时候,行贿人就开始向受贿人施以好处,即“感情投资”等小额行贿,当受贿人转入与行贿人有业务往来的部门任职时,就大额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从犯罪形式上来看,除了直接收受现金以外,有的以打牌赌博的形式收受贿赂,有的以借钱的形式收受贿赂,有的用领导身份证帮忙办卡存钱的形式收受贿赂等等。

(四)权力监督机制不完善

由于党政机关“一把手”处于一个区域、系统或一个单位的权力核心地位,再加上监督机制不完善,所以“一把手”对所处的区域、系统或单位的人、财、物拥有较大的支配权,给腐败提供了便利条件,一旦其思想意识不够坚定,就极易腐败堕落。如习水县的副县长张修华和程瑜在涉及民生民利的重大工程事项中缺乏民主决策,独揽大权,个人说了算,置党、国家和人民利益于不顾,擅离职守,最终没有把持住自己,逐步滑向犯罪的泥潭。

三、原因分析

(一)主观方面的原因

首先,忽视政治学习,放松了思想改造。一些人当上领导干部后,长期放松政治学习、思想改造,忙于应酬交际,很少抽时间认真读书学习。思想的不坚定,导致一些人经受不住权力、金钱、美色的考验,利已主义、享乐主义、“一切向钱看”的思想恶性膨胀,导致意志薄弱者为追求奢侈糜烂的生活方式而步入犯罪的深渊。其次,没有认识到权力来自人民,淡化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公职人员手中的权力来自于人民,他们走到党政机关的主要领导岗位相当不易,但他们却没有正确对待手中的权力。相反的是异化、滥用权力,以权谋私,以权敛财,大搞权钱交易,逐渐脱离群众,远离了群众,没有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二)客观方面的原因

首先,“一把手”权力高度集中,自由裁量权过大。由于权力高度集中,“一把手”决策往往处于封闭状况,透明度低,外部也无法进行监督。这种权力的集中给予“一把手”极大的腐败便利,一旦其思想受到侵蚀,就会极易滑向犯罪的深渊。其次,监督制约机制不健全,存在监督盲区。虽然我们有党内监督、舆论监督、群众监督等多种监督形式,但对于“一把手”的监督,普遍存在“上级管不着、同级管不了、下级不敢管”的尴尬情形,监察部门和执法部门的监督效果因此受到层层制约,人民群众的监督更是无从说起,使得对“一把手”的监督困难重重。

四、预防对策

(一)加强学习和教育,筑牢党政机关“一把手”预防职务犯罪的思想基础

思想上的坚定来源于认识上的清醒,预防党政机关“一把手”职务犯罪要从加强学习和教育这个基础开始。要通过思想道德、bet36体育在线、作风纪律、党风行风等方面的教育,提高公职人员的自身素质,增强其抵制外来各种犯罪因素的免疫力。以除“四风”为基础,建立严格的党政机关“一把手”教育机制,加强教育的计划性、系统性和强制性,通过理想信念教育使之提高思想道德水平,特别是廉洁自律意识,树立共产主义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意识。

(二)健全机制体制,为党政机关“一把手”预防职务犯罪建立制度保证

健全机制体制,就是要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建立健全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严格规范党政机关“一把手”的职权和责任制度,着力解决好其在“权、钱、人”等管理方面的行为规则。从当前的情况来看,主要有:改革“一支笔”的签字制度,强化对党政机关“一把手”权力的制约,完善权力规范,切实把“权”管好;改革“一人说了算”的行事制度,确立集体领导的议事和决议规则;改革财务管理制度,各单位资金应统一由核算中心进行集中管理,统一由核算中心监管各机关单位的财务;改革干部选拔任用和管理制度,遵循公开、民主、竞争、公正原则,建立健全科学的干部选拔和管理机制,扩大党员和群众对干部选拔任用的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和监督权,使干部选拔不能仅凭党政机关“一把手”说了算,切实把“人”管好;改革招投标制度,做到市场的公开、公正和公平,杜绝暗箱操作,把“市场”管好。

(三)强化监督制约机制,从根本上预防党政机关“一把手”职务犯罪

通过强化监督机制,健全监督体系,提高权力运行的透明度,规范权力运作程序,尽量减少权力运作过程中的随意性,使党政机关“一把手”处于各方面的监督之下,真正达到使之“不想腐败、不能腐败、不敢腐败”的目的。加强事前监督,完善事中监督,强化事后监督,把监督贯穿于其权力运行的全过程。有效监督党政机关“一把手”必须形成分权制约的格局,合理配置与监督党政机关“一把手”的权力。实行科学民主的选人方式,使权力真正掌握在德才兼备的人手里;实行岗位分权,打破集权制,建立健全领导班子集体领导制度和议事规则,不断完善和规范权力运行程序,增强领导班子内部监督约束的能力,使权力形成合理层次,以防集权的发生。实行权力运作公开制,只有权力运作过程透明,才能让人民看到“干净”的决策,才能唤起群众执行决策的自觉性,也才能保证权力不被异化,这也是消除权力暗箱操作产生的必要条件

(四)加大查办和惩治力度,从手段上遏制和减少党政机关“一把手”职务犯罪

加大查处力度,打击犯罪是遏制和减少犯罪的重要手段,要重拳出击,依法严惩,越是党政机关一把手,越是位高权重者,越要从严从重处理。对党政机关一把手职务犯罪要提高查处的概率,让漏网之鱼越来越少;要提高对其法律处置程度,严格控制使用缓刑,形成对职务犯罪的高压态势;要加大其经济成本,加大追缴赃款和经济处罚的力度,不让腐败分子在经济上占便宜,让行贿和受贿者都在经济上得不偿失;要加重其精神成本,进一步建立健全行贿档案查询系统和机制,将行贿者和受贿者信息“公布于天下”,不仅使腐败者个人名誉受损,而且使其利益相关者也名誉受损,让腐败者为其腐败行为支付高昂的精神代价和诚信代价。

 

 

我来说几句吧
360网站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