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检察文化 > 法学文苑

对公安机关讯问视频的实证评析

作者:来源:更新时间:2015-8-31 16:47:20浏览次数:1576
 

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第121条对讯问录音录像制度的明确规定,对完善和规范刑事侦查工作具有标志性的意义。近2年来,就笔者接触的案件来看,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讯问技术比以前已有较大进步,但因为是新的工作要求,加之客观讯问设备落后、侦查人员在镜头下办案的能力不足等问题,公安机关的讯问录音录像工作总体处于起步阶段,其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侦查工作的进一步发展,更对案件的最终处理结果有着重要影响,进而关联到案件当事人各方的合法权益是否得到有效保障。对公安机关讯问视频开展实证评析,在笔者看来很有必要。本文拟从笔者的办案经历,通过对讯问视频工作的相关规定结合具体实例对此课题进行探讨,以期对各位有所裨益。

一、侦查环节同步录音录像的价值

同步录音录像制度起源于英国。英国《1984年警察与刑事证据法》第60条、《诉讼规则E》、《诉讼规则F》、Lane大法官发布的《诉讼指南》对警察讯问犯罪嫌疑人适用同步录、录像制度以及法庭审判阶段同步录音、录像的使用进行了详细规定。[1]我国新《刑事诉讼法》121条“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可以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 对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案件或者其他重大犯罪案件,应当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录音或者录像应当全程进行,保持完整性。”我国关于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的规定虽然起步较晚,但是也吸收了当今其他国家的一些先进做法,构建统一的同步录音录像制度对刑事侦查工作有着重要的价值,具体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固定证据内容

同步录音录像是指侦查机关在刑事侦查过程中,对讯问或询问过程进行全程不间断录音或者录像,以达到全面记载讯问或者询问过程的目的。与侦查人员采取书写或电脑录入的传统方式相比,同步录音录像具有完整、全面再现讯问或者询问整个过程的特点,对固定言词证据内容具有独特的价值。在刑事案件庭审中,被告人经常以没有仔细阅看笔录或者笔录记载与其供述不一致等理由当庭翻供,而当庭播放讯问同步录音录像则可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

2.规范司法行为

刑讯逼供、暴力取证等违法侦查行为一直都是困扰刑事司法工作的难题,近期暴露出的多起重大冤假错案再次把司法行为规范化问题推至风口浪尖。口供为证据之王的思想长期以来主导着刑事司法尤其是刑事侦查工作,为了使犯罪嫌疑人认罪,各种违法或不当侦查手段层出不穷,传统封闭式的讯问方式无法得到有效监督,容易滋生冤假错案,对当事人的核心权利及司法公信力造成负面影响。同步录音录像制度可以有效倒逼侦查机关和侦查人员不断规范侦查行为,提高侦查水平,保障当事人权利。

3.保护侦查人员

侦查人员是侦查讯问活动的主体,处于惩治犯罪的第一线,也处于矛盾交织的中心,承担着打击犯罪的重任和压力,随着司法文明的不断进步,侦查工作对侦查人员的素质和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司法实践中,很多案件犯罪嫌疑人在侦查阶段供述稳定,认罪悔罪,一旦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或提起公诉后立即翻供,辩解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是在侦查人员的打骂、威胁、强迫或者引诱、欺骗等非自愿的情形下作出,通过同步录音录像再现讯问全过程,可以排除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指控,维护侦查机关和侦查人员的执法形象。

二、公安机关讯问录音录像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修改后《刑事诉讼法》正式实施前后,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就讯问同步录音录像工作都作了不同程度的尝试或推进,对侦办刑事案件以及确保刑事诉讼顺利进行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需要引起重视。

1.未按照规定的范围进行录音录像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03条第1款对讯问录音录像的范围作了明确规定,对一般案件可以进行录音录像,对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或者其他重大犯罪案件,应当进行录音录像。该条第2款进一步明确了其他重大犯罪案件的范围,指致人重伤、死亡的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犯罪以及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严重毒品犯罪等重大故意犯罪案件。实践中,侦查人员对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重罪案件进行录音录像的意识较强,但对其他重大犯罪案件进行录音录像的意识明显不足,如对重伤害案件和严重的毒品犯罪案件,还没有做到全部录音录像。

2.未按照规定进行全部全程录音录像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03条第3款规定,对讯问过程录音或者录像的,应当对每一次讯问全程不间断进行,保持完整性。不得选择性地录制,不得剪接、删改。这一规定要求公安机关对决定进行录音录像的案件,必须对整个案件的全部讯问进行全程录音录像,不得只就其中一次或一段进行录音录像。实践中笔者发现,有的的刑事讯问存在着只对第一次讯问、只对供述完整的讯问或者只对有罪供述的讯问进行录音录像的情况,不符合全部全程录音录像的要求。

3.录音录像记载的讯问内容与笔录记载的讯问内容不一致

讯问同步录音录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证明刑事讯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对同一次讯问,如果出现录音录像与讯问笔录记载的内容不一致现象,对指控犯罪相当不利。实践中,可能出现以下几种不一致情形:

1)录音录像中犯罪嫌疑人作否定回答或者不确定回答,讯问笔录中记载肯定回答。如侦查人员问有无去过案发地点?犯罪嫌疑人回答没去过或者记不清有无去过,讯问笔录记载去过。

2)录音录像中犯罪嫌疑人供述A事实,讯问笔录中记载B事实。如侦查人员问案发时的打斗经过?犯罪嫌疑人供述称用木棒追打被害人但没打到,讯问笔录却记载打到被害人。

3)录音录像中犯罪嫌疑人供述简短,讯问笔录中记载内容详细。如对侦查人员的提问犯罪嫌疑人供述两三句话,讯问笔录记载几行甚至十几行字。

4)录音录像显示连续问答,讯问笔录作综合记载。如录音录像中侦查人员连续提问,犯罪嫌疑人连续回答,讯问笔录则对连续提问的多个回答作综合记载,甚至加入记录人员自己的判断或理解,曲解犯罪嫌疑人的意思。

5)录音录像显示的起止时间与笔录上的起止时间不一致。

6)录音录像画面上显示的至始至终就只有一名侦查人员,但却又有2名侦查人员的声音出现。

4.录音录像音质不清晰

录音录像音质不清晰会造成无法与讯问笔录记载内容相核对,原因既可能是录音录像设备问题,也可能是录音录像技术问题,但不管基于何种原因,这种情况下的录音录像不但不能证明讯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反而会对指控犯罪起到负面作用。如笔者办理的一起故意杀人案件,在将犯罪嫌疑人抓好归案后的第一次讯问中,同步录音录像中只有视频,没有声音,最终只能作为瑕疵证据不采信这份笔录。

5.侦查人员讯问意识和能力存在不足

与传统的封闭式讯问不同,同步录音录像是一种透明开放的讯问方式,侦查人员从开始讯问起直至讯问结束的整个过程都被全部记载,很多时候还要置于公众视线下进行审视。因此,讯问时进行录音录像对侦查人员的素质和能力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一些传统的讯问方式或技巧已经不能适应新形势的要求。实践中,部分侦查人员在“镜头”下的讯问能力不足,讯问方法明显不妥甚至有违法的嫌疑。

1)有罪推定式讯问。如,侦查人员第一次讯问时直接发问“犯罪嫌疑人,老实交代你的犯罪行为,争取从轻处理”。

2)欺骗式讯问。如,侦查人员在尚未掌握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发问“犯罪嫌疑人,已经有人指认你犯罪,你必须老实交代犯罪事实”,而实际上并没有人指认其犯罪。

3)违法交易式讯问。如,侦查人员对已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承诺“把你所有问题讲清楚,可以判处缓刑”,事实上犯罪嫌疑人的行为不可能适用缓刑。

4)恐吓威胁式讯问。如,侦查人员对已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发问“赶紧把问题讲清楚,不然别想出去。”

5)明显提示式讯问。如,侦查人员问“你是什么时间到案发地点的”,犯罪嫌疑人答“记不清楚了”,侦查人员问“是不是今年5月底一天晚上”,犯罪嫌疑人答“是的”,侦查人员问“你偷的手机有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犯罪嫌疑人答“记不清楚了”,侦查人员问“手机背面是不是有个W字母”,犯罪嫌疑人答“是的”。

6.录音录像的程序不规范

修改后《刑事诉讼法》及相关法规、司法解释对录音录像的规定相对原则,重点放在录音录像的范围,对于具体的程序则基本没有涉及。作为法定证据种类之一,应当要有规范的程序以证明其取得的合法性。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录音录像的主体、录音录像的流程、录音录像的保管以及录音录像的查询等。

三、规范公安机关讯问录音录像的建议

同步录音录像对刑事侦查工作具有积极的价值,但存在的上述问题也需要作进一步规范。

1.严格依法定范围全部全程录音录像

1)对符合《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03条规定的案件必须进行录音录像,既包括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案件,也包括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的其他重大犯罪案件。

2)对讯问进行录音录像的,必须对每一次讯问同步进行,既包括法律规定应当录音录像的案件,也包括侦查机关根据案件情况自行决定录音录像的案件。

3)对每一次同步录音录像都必须全程不间断进行,不能选择性地只录供述不录辩解。确因特殊原因必须中断或者终止录音录像的,应当在录音录像或者讯问笔录中予以说明。

2.出台配套规定规范录音录像的程序

1)明确录音录像的主体。实践中录音录像人员往往就是侦查人员,审、录不分无法形成有效监督和制约,直接影响到录音录像的客观性,可以考虑由专门的技术部门负责录音录像过程并制作录音录像资料。

2)完善录音录像的流程。目前公安机关的录音录像工作还没有相对固定的流程,录音录像的起止时间、录音录像需要具备的客观条件、对未成年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及盲、聋、哑人等特殊人员录音录像的特殊要求、录音录像过程中的辨认、中断或者终止录音录像的处理等等,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3)规范录音录像资料的保管、移送和查询。作为用于指控犯罪的证据,录音录像资料的保管主体、保管期限、保管要求、移送时间、移送范围以及查询都需要进一步明确和规范。

3.提高侦查人员“镜头”下的讯问能力

1)从思想上转变侦查人员的畏难意识和抵触情绪。长期习惯于一对一的封闭式讯问,侦查人员对录音录像存在错误认识,只看到制约、限制自己的一面,看不到保护、证明自已的一面,对录音录像存在抵触和畏难思想。因此,全面推进讯问录音录像制度,首先要求侦查人员从思想上积极应对。

2)从方式上改变传统的封闭式讯问,厘清讯问技巧和非法获取言词证据之间的界限。传统的封闭性讯问因缺乏有效监督,存在通过威胁、利诱、许诺等方式获取有罪供述的情形,有的侦查人员谓之讯问技巧。修改后《刑事诉讼法》规定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获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的,应当予以排除,但对其它非法方法没有进一步列明。台湾学者林钰雄认为,采用强暴、胁迫、利诱、诈欺、疲劳讯问及违法羁押等不正当方法获取供述的,应当禁止。因此,讯问技巧和非法取证之间的界限应当以自愿为标准,讯问方式应当以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供述为基本要求。

3)从制度上完善讯问方式,提高讯问能力。一方面对同步讯问录音录像设计相对固定的流程,通过对讯问过程的标准化来逐步改变传统的零散式、自由式讯问。一方面加强对侦查人员的培训和指导,提高侦查人员在开放环境下的讯问技巧和能力。



详细内容参见: 熊志海,等英国成文证据法[M]. 北京: 中国法制出版社,2007: 171 256

我来说几句吧
360网站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