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权威发布 > 权威发布

浅析易科制度在社区矫正中的适用

作者:来源:更新时间:2015-1-11 15:19:36浏览次数:1099

浅析易科制度在社区矫正中的适用

【摘要】我国现行刑事立法对刑罚易科制度持否定态度,但这一制度在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司法实践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刑法修正案(八)》规定了社区矫正制度,也为引入该制度创造了机会,如若加以借鉴则必将使社区矫正制度更加完善和人性化。有助于将社区矫正这种刑罚执行方式量化,以利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责的完善。

【关键词】 易科制度 易服劳役 社区矫正 刑罚执行

一、引 言

上个世纪以来,犯罪非刑罚化和非监禁化已成为当今犯罪与刑罚制度发展的世界性趋势。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刑罚也逐步向文明民主成熟过渡。易科制度作为一种刑罚执行方式,其优越性逐渐呈现。现阶段,我国在大力构建和谐社会,刑法发展也逐步向理性靠拢。201151日起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取消13个经济性非暴力犯罪死刑,可以认为是刑罚轻刑化表现之一。因此,易科制度的理性适用很有必要。而长期以来,人们对该制度持否定态度,认为其具有“以钱赎刑”、不公平、易使判决丧失权威性等特点,从而使得我国这方面的法律及司法实践完全处于空白状态,不利于社区矫正的完善。

据资料显示:截至20119月,社区矫正工作已覆盖全国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已有占全国88%的县市区和83%的乡镇(街道)开展社区矫正工作,累计纳入社区矫正的服刑人员达789906;累计解除矫正432764;现有社区矫正357142人,占全国监外执行罪犯总数的79%。以遵义县为例,截至2011年年底,已有29个镇乡成立相应的社区矫正试行工作委员会,共实际接收社区矫正对象375人。可见,社区矫正人员在监外服刑人员中占很大比例,完善社区矫正工作意义重大。

二、易科制度境外适用情况

刑罚中的易科制度,又称易刑制度,是指对于犯罪人宣告某种刑罚后,由于某种情形,执行上准予易科他种刑罚,或准予某种处分去代替的一种制度。其目的是为求刑之执行顺利,以免徒有刑罚之宣告,而无有效之执行方法。效果是他种刑罚或某种处分被执行完毕,就意味着原宣告之刑执行完毕。考察世界各国和地区的刑法,许多地方都规定了该制度。如德国、英国、奥地利以及我国的台湾、香港、澳门地区的刑法。为进一步说明,以下以就以同大陆渊源较深的台湾地区为例来简要论述。台湾地区“刑法”中规定的易科有三种情况,即短期自由刑易科罚金、财产刑(罚金)易服劳役、自由刑(拘役)或财产(罚金)刑易科训诫。

有关短期自由刑易科罚金,台湾地区“刑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犯最重本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因身体、教育、职业家庭之关系,执行显有困难者,得以一元以上三元以下折算一日易科罪金。由此可见,短期自由刑易科罚金需具备三个要件:第一,行为人所犯的罪,其法定最重本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及拘役。这里不包括依总则加重或减轻以及数罪并罚在内。如行为人犯数罪,一罪虽在三年以下,另一罪超过三年,也不准易科罚金。第二,其宣告刑为六月以下的有期徒刑以及拘役。第三,须是因为身体、教育、职业或家庭之关系,执行显有困难才可。如患有重病、正在上学、家庭中赡老抚幼的主要劳动力、正在承担重大科研项目等。这些原因主要由检察官查定。如果检察官认为并没有执行困难的原因存在,其可以不准易科。审判人员只须在裁判主文中告知如易科罚金以若干元折算一日即可。如有遗漏,检察官与被告人都可申请法院裁定。

有关财产刑(罚金)易服劳役,台湾地区“刑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罚金于裁判确定后两个月内完纳,期满而不完纳者,强制执行,其无力完纳者,易服劳役,易服劳役者,以一元以上三元以下折算一日,但劳役期限,不得逾六个月。由此可见,财产刑(罚金)易服劳役需具备三个要件:第一,必须是两个月的完纳期间届满没有完纳。第二,必须是经过强制执行后,仍有全部或一部份未完纳。第三,劳役期限,不得超过六个月。此外,第六项规定:易服劳役期内纳罚金者,以所纳之数,依裁判所定之标准折算,扣除劳役之日期。必须注意的是,易服劳役应在有罪判决中记载折算的标准,如未记载并且罚金能不执行,应由检察官申请同级法院裁定易科。易科劳役中罚金不能缴纳的原因是不需考虑的,只需要事实上不能缴纳即可。这一点,与短期自由刑易科罚金中注重原因有所不同。

有关自由刑(拘役)或财产(罚金)刑易科训诫,台湾地区“刑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受拘役或罚金之宣告,而犯罪动机在公益或道义上显可宥恕者,得易以训诫,以代拘役或罚金的执行。依据此规定,其需具备以下要件:第一,其宣告刑为拘役或罚金,至于其法定刑的最高刑在所不问。第二,犯罪动机必须是为了公益,或道义上的立场,并且犯罪的情状显可宥恕,两者缺一不可。

三、易科制度对社区矫正的意义

管制、缓刑、假释等监外执行效果不理想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我国在立法层面、司法实践中也都做了很多努力,刑法引入社区矫正制度后,取得了一定效果,但距离社会期待还有较大的差距。

需要指出的是,易科制度和赎刑制度不是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赎刑是指犯罪分子可以用财物代替或抵销其所判刑罚的一种刑罚方法。《说文解字》:“赎,质也,以财拔罪也。”他们却有相似之处,都是宣告刑的变通执行方式,不同之处在于,赎刑一般适用于重刑,如司马迁由死刑变为宫刑。而易科制度主要适用于轻刑,比如管制、拘役、缓刑、假释等刑罚执行方式,其共同点是犯罪分子有悔改之意,社会危害性较小,若恰当适用并不会引发问题,还有利于社会。认为其具有“以钱赎刑”的特点仅仅是粗浅的非理性看法。

201151起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引进了社区矫正制度。社区矫正对象即回家服刑的人员(包括5种罪犯:管制、缓刑、剥夺政治权利、假释、暂予监外执行)进行监督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原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被判处管制的犯罪分子,由公安机关执行”被修改为“对判处管制的犯罪分子,依法实行社区矫正”作为新刑法的第三十八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原第七十六条“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由公安机关考察,所在单位或者基层组织予以配合......”被修改为“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作为新刑法的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原第八十五条“被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假释考验期限内,由公安机关予以监督,......”被修改为“被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假释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作为新刑法的第八十五条。但因《社区矫正法》尚在草拟过程中,社区矫正中心还没有全面建立。是司法行政机关来负责社区矫正还是由公安机关监管并未予以明确,以及如何矫正及矫正的内容都没有规范,使得几种犯罪分子的监管处于真空地带,处于脱管、漏管的状态,非常不利于对犯罪分子的教化,甚至引发新的矛盾,公众也会认为刑罚执行非常随意,从而损害刑罚执行的公信力。

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监督刑罚的执行情况亦是其义不容辞的职责,但从上述得知,实际上由于法律上的空白不明确,使得这种监督困难重重。若引入易科制度加以充实,则必将使社区矫正制度更加完善和人性化。也有助于将部分刑罚执行方式量化,提高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效果,使“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落到实处。

四、易科制度的本土化改造及与社区矫正相衔接问题

综合台湾易科制度得知,易科内容广泛,但不论是承继还是移植他人法律都应当取其有价值的部分,并能够和现有的法制环境接轨。笔者认为对于易科罚金的做法值得商榷,在法治生态环境脆弱的情况下推行亦有较大的难度,甚至适得其反。易科训诫这种仅依靠训诫以达到对犯罪人威慑和改造容易流于形式不足取。易服劳役则具有实践价值,也就是将台湾易科制度的三种方式糅合成适合大陆现阶段的易科制度,即通过犯罪分子的服劳役来使社区矫正量化、规范化,从而使得易服劳役和社区矫正有机结合。以此节约司法成本并可惠及服刑人员。在适用中应当考虑以下因素:

(一)因地制宜

适用易服劳役时首当考虑社区的整体建设,比如社区有学校、医院等适合服劳役的公益单位(法律应当规定具备条件的公益性单位必须承担一定社区矫正职责,通过严格程序指定的私立单位也可)时适用。这要求法院和检察院能够共享政府的信息平台,可以随时掌握承担社区矫正工作的单位,形成完备的档案查询系统。

(二)因材适用

依据服刑人员的自身特长和意愿,利用各种社会资源、整合各方面力量,在社区的医院、学校、环卫等岗位进行有针对性劳动,并严格管理、教育,帮助其改造,助其融入社会

(三)严格限制适用

易科制度作为刑罚变通执行方式,必须严格限制其适用条件。即坚持轻罪和特殊情景适用原则,即管制全面适用;剥夺政治、假释及缓刑可通过易科赎减刑期;被判处拘役和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暂予监外执行的服刑人员具备相应条件也可社区矫正,并易科赎减刑期。

(四)坚持人本教化理念

一是综合犯罪情节。对于获得受害方谅解并可能被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或拘役、管制等罪行较轻、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不大的罪犯或者经过监舍改造,确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罪犯,可以考虑易科二是彰显刑罚的人文关怀。对初犯、偶犯、未成年犯和“民转刑”案件中的轻微犯罪、老病残犯、过失犯、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以及年满75周岁以上的老年人等特殊人群犯罪适用。

(五)明确监管机构

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社区矫正的监管机构,公安机关不宜作为监管机关。根据司法实践,笔者认为法律应当明确司法行政部门作为监管机构。一是所有乡镇均设有司法所,利于管理。二是方便对违反者收监执行的衔接工作。

五、检察机关在易科制度中的平衡价值

加强易科法律监督是检察机关参与社会管理的着力点之一。出于司法平衡把握和检察机关介入社区矫正的角色考虑,应充分发挥检察机关监督作用。

在起诉时,检察机关通过量刑建议的形式向法院提出建议,法院认为有易科必要时,应当听取检察院的意见,力争形成共识;法院在判决的时候,应当先判明具体刑罚,再明确是否准予易科及期限;对于可以易科的缓刑、假释、拘役、有期徒刑的,服刑人员还需向检察机关申请最后裁定,评定易服劳役有利于改造的则同意易科。这四类特殊情况的易科决定权应当掌握在检察院手中,但应坚持不申请不启动原则。这也是监督权的变现形式。比如台湾前领导人陈水扁之子陈致中就因伪证罪被判刑6个月,后减刑为3个月。由于伪证罪不能易科罚金,陈致中不能以易科罚金方式执行3个月刑期,但依规定,其可声请易服社会劳动。最后检方综合多方面因素考虑,同意了陈致中的请求。台湾是一个蓝绿对决的社会,许多政治人物因言获罪后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处理,减少社会对抗的效果很好。

对于已定谳易科服刑的人员应限定其到社区矫正场所服劳役的时间期限;由具体监管机关来确定从事何种劳役;易科劳动期限应小于或等于判决的期限,具体取决于服劳役的进度,即在期限内完成规定劳役即可;考核则由用工部门和监管机关双向把关。司法行政部门应当将执行情况及时函告检察机关,以此督促有关部门做好社区服刑人员的交付执行、监督管理,规范矫正工作。检察院则要不定期的抽查。

对于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但尚未构成新的犯罪以及不按期服劳役或服劳役不符合要求的,则由司法行政部门报请法院裁决撤销易科决定,并知会检察机关。

六、结语

易服劳役可以充实完善社区矫正制度,对刑罚执行而言,也是一种有效的变通,它符合社会发展潮流,也是世界刑罚执行广泛采用的方式,我国不应当弃之不用。如若合理借鉴,必将产生良好的社会效果。

(遵义县人民检察院法律与政策研究室 张钉铭)

我来说几句吧
360网站安全